27R不逆不拆
师徒年下怎么这么美好

【27R】星空依赖症

星空依赖症

〈1〉

天气很好的下午,
reborn坐在白色的病房里,手里摩挲着一只咖啡杯。

纲吉在他身边熟练地泡着咖啡,优质的咖啡豆散发醇香。
他从reborn手里接过杯子——那是他国中毕业那年送给reborn的“生日”礼物。

不算精致的纹理和略显粗糙的花纹实在是配不上世界第一杀手大人,reborn意料之内的狠狠嫌弃了一番之后却还是好好的收下了。

(还是很喜欢的嘛)

接过被reborn握的温暖的杯子,纲吉竟不合时宜的感到微妙的幸福感。但情况确实不容乐观。

reborn对于失明这件事表现出的平静是纲吉没想到的。
这份平静使纲吉心惊。
像是凝固的海潮,不再表现出出惊人的爆发力,反而透露出一种平静和释然。
莫名其妙的情感涌动起来,和深深的愧疚混在一起,像是要把他压垮了。
但他也只能做出平静的样子,把沉默的咖啡倒进杯子。

reborn一直低着头,宽大的帽檐遮住他的表情,正在纲吉以为他会一直沉默的时候,他却平静的开口道:
“阿纲,不用担心。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他的声音也是淡淡的,声音却带着不容忽视的肯定:
“你已经很优秀了”

〈2〉

离开reborn的房间,纲吉一个人坐在宽敞的首领办公室,
感觉空荡荡的——
毕竟平常的时候这里总会有一个reborn。
“啊啊啊怎么可能不担心啊啊啊”
纲吉烦闷的揉起头发,
不是很软的发丝在他的指缝间溜来溜去,
让他想起reborn的发质似乎也是这种偏硬的类型,除了那两撮软软的看起来极有弹性的鬓角,无例外都是一副扎手的模样。
“所以完全静不下来啊!”


〈3〉

纲吉进门的时候reborn正坐在床上,
目光投向远远的夕阳。
苍白的房间被余晖染成火焰一样的金红色,看上去很温暖。
reborn在这一片柔软的温暖中开口了:
“阿纲,出去走走吗。”
纲吉看着他像是要融化的背影,强压下心里的不安,犹豫着开口:
“...好...你想去哪里?”

〈4〉

他们来到海边的时候,远处的夜色像潮水一样,已然漫过半个天际。
注定是个星星很少的夜晚。
(这样的傍晚如果没有星星,和黎明又有什么区别?)
傍晚的海风掀起他们的衣角,是潮水湿润的气息。
这使纲吉心里感到莫名的舒适——
沙滩,海风,染上星子的夜空,和reborn。

这是五年前继承式前夜,和reborn一起来过的地方。
那时也是这样的夜晚,
焦虑的少年和情绪不明的杀手坐在海滩上,
海风轻轻的吹着,天上星星很少。
纲吉双手向后撑着身子,仰起头来看向没有尽头的夜空:
“怎么办啊reborn...都是你啦...搞得我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这种奇怪的东西...”
纲吉又开始揉起他的头发,一副烦恼的样子。

“我这样做...真的是正确的吗...?”
恢复正常坐姿的纲吉把双手举到眼前——

那双手白白净净,是一双属于少年人的,拥有强大生命力的手。
“...既然都已经做了决定,就不要再纠结对错了”
似乎是犹豫了一下,黑色眼睛的杀手先生笑着说道:
“毕竟决定对错的不是道路,而是‘你’啊。”
看着自家家庭教师难得温柔的笑颜,是一种熟悉又强大的,使他安心的力量。(是“他”而已哦)

似乎是沉浸在回忆里太久,
纲吉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下去,自己也落后了reborn一大截。
纲吉连忙加快脚步,看见星星勾勒出天空的轮廓,明亮又微弱的光芒轻柔地洒下来,显得那么温柔。
恢复了少年身形的reborn一如既往的黑色正装,
月光洒下来,他似乎变成了海潮的颜色。

他走到恰好能让海浪够不着的地方坐下,低着头对终于跟上来的纲吉说:
“阿纲,今天的星星很多吗?”
纲吉强压下心里的不安,抬头望向夜空:
“嗯,很多哦,比上次多...我记得...”
话锋猛地止住,年轻的十代目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:
“reborn!你干什么!”
reborn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,几天来第一次抬起头来直视纲吉的眼睛:
“蠢纲,你还差的远呢~”
(r桑的笑有时候真的很适合这个符号呢~)
纲吉被那双失焦的眼睛盯的呼吸一滞,顿时晕眩感又加剧了:
“可恶!reborn你...”
终于撑不住晕过去之前,纲吉似乎浅浅的听到自家家教难得的夸奖:
“阿纲,你已经成为优秀的首领了呢”

〈5〉

此时彭格列总部的狱寺正沉浸在G文字日记中无法自拔,直到紧急通讯电话突然响起。
看到专属十代目的号码刺眼的跳跃时,狱寺心头一紧,连忙接起来却是意料之外的声音:
“狱寺,来把蠢纲接回去,省的瘫在这里丢人”
“...啊?啊好reborn先生,你们在哪?”
“海边。”

〈6〉

当狱寺赶到海边的时候,
只看到安静的潮鸣中昏睡过去的纲吉。
那个黑色眼睛的杀手先生似乎融化在了这个星光黯淡的晚上,消失不见踪影。
然而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因为谜之原因晕倒的十代目身上的狱寺,却并没有看见海边沙树林里,那个一闪而逝的黑色身影。

〈7〉

自那以后,纲吉一如既往的每天泡在无边的公文里,偶尔出出任务却总有莫名的期待。
但认真工作的十代目却仍会不自觉的希望,
某个黑色的身影会在某一天像初遇时那样,不期然回到他的生命里。

〈8〉

某个格外忙碌的夜晚,
凌晨的夜幕漆黑,天上的星星却格外明亮。
纲吉坐在办公桌前,满桌的文件压不下心里莫名的焦虑,他走到窗前,
恰巧看见夜风吹动薄薄的云朵,星星在流云中缓慢地穿梭,似乎有灯火在很远的地方摇晃——
他突然想起五年前reborn也曾突然消失,
在他国中毕业典礼那天,也是一个星星闪烁的夜晚。
被喜悦填满的他踏着晚风回到家里,
迎接他的却是一张单薄的纸条:

恭喜毕业 ,阿纲

字体优雅俊逸,如其人一般的潇洒利落。
只留下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安静的被抽干所有的情绪。
他抬起头来,直视窗外流云晕染的夕阳,一股熟悉的直觉冲进脑海——
他一定还在这里,他还没有离开。

冲出房间的那一刻,
他的脑子甚至一片空白,只是机械的跟随自己的直觉,往夜色更深处追去。
深蓝色漫上天空,余晖褪去了,
他却还在埋着头往不知名的方向奔跑,只是为了追上那个黑色的身影。
商店街,环城道,
道路掩埋在深深的黑暗里,看不到尽头,
他不知所措的奔跑,夜幕温柔的包容他的软弱,路灯拉长少年人的影子,最后停在夜色安静的并盛桥上,
他弯下腰,力竭地撑住膝盖,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, 雾气蒸腾着模糊了视野,
他直起身,双手撑住栏杆,深吸一口气——
“re——”
“砰——”
“吵死了,蠢纲。”

被一股熟悉的力道丢下桥的时候,下坠的过程似乎都缓慢了,满脑子都是
啊 他还在这里真是太好了

〈9〉
他的焦虑终于在看到列恩的时候达到了顶峰,
久违的绿色小蜥蜴颇为委屈的攀在窗台上,长长的尾巴垂下来——它的状态很差。
“...reborn呢?”
列恩费力的摆动身子,金色的眼睛直直地望向某个方向。
“...不用担心,我不会让他出事的。”

〈10〉

在这种极其安静的夜晚,破空声往往格外明显,reborn努力沉静下来,聆听不同方位传来的声响。

至少有五个人,脚步声极不明显,以他敏锐的耳力都只能分辨些微。
他捂住腹部的伤口,靠在树干上勉力保持清醒。
不远处有海潮安静的声音,他似乎是不知不觉的又回到了这个地方。(...在最危急的时候,人总是趋向安全感的吧)
徒劳的睁着眼睛,这么久以来他早已适应了这份无法摆脱的黑暗。
无力感渐渐漫上来淹没他的意识,他感到自己在不可控的下滑,衣料摩擦发出响声,脚步声在逐渐逼近。
死亡曾无数次离他这么近,而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〈11〉
半路抛锚在这种情况下无异于雪上加霜,终于来到沙滩附近的纲吉不可控的越发焦虑:
“狱寺君!还没好吗!”
“还没!但他们已经尽力在赶过来了!”
“来不及了,”
极力冷静的眼睛四下寻找,最终锁定了沙滩上的旅客自行车。
“我先走,你们后来”
“十代目!!”

〈12〉
两边的景色疯狂的褪去,凌晨三点的风在他耳畔无休止的炸响,
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夜色更深的晚上,
他埋着头,
在空无一人的并盛,
从小巷跑到大街,
追出弯弯绕绕的路口,
来到月色沉底的河边,
一边跑着,一边大喊着他的名字,甚至无暇顾及自己的呼喊打扰了几位邻居的酣睡,只是埋着头,拼命的迈开脚步,

像是把追逐和寻找升华成一个仪式。

不同的是现在他不再无力和软弱,
不再是那个只会只会依赖他的少年,
褪去了稚气,锋利了棱角,
保护的欲望推着他,走向更远的地方。
所以他已无暇顾及路的尽头更深的黑暗,
因为他知道,这次,他一定在那里。

〈13〉
杀手先生成为杀手以后时常看见灼眼的火光。

爆炸时一瞬间迸发的能量,战斗中擦出火光的子弹,安静燃烧的房子,和砰然绽放的烟火。

某一次任务里,时间恰巧。
某位幸运的伟人诞生在那个平凡的日子,
于是那一天变得不平凡起来。
他的任务则是让某些人在这个不平凡的日子幸运的死去。

遥远的距离和层层守卫没能保住目标的性命,
他收起枪,
远方传来烟火升空的声音,
绚烂的火花开在天空里,一朵接着一朵,盖住了星星的光芒。
那一刻,他突然想站在这座视野颇好的高楼上,
悄悄的欣赏一下别人的烟火。
但是沸腾的人声已经开始在楼下聚集,
他必须离开了。
他的目光往下扫去,看见夜晚的霓虹映出漆黑的颜色,
他自嘲的笑笑,离开了安静的屋顶,融入到安静的夜色中去了。

毕竟美好的事物不会在他身边流连,
他也不需要任何一朵烟火为他祈愿。

他曾经是这样想的。

失明的时候,心里莫名的解脱感盖过恐惧,
这份突如其来又意料之中的黑暗似乎给了他一种逃离的勇气——
他在这片不属于他的光明中停留太久了。

一个人的温暖本就有限,
阿纲这份可贵的光明只用照亮他的家族就足够了。

他必须要离开。

但现在轻轻覆在眼睛上的手是这么温暖。

他看不见那双手上温柔的火焰,
也看不见那只手上属于大空的橘红色的光芒,

但是那份温度却如此真切的传达到了。

可失明的杀手看不见的是那一刻,仿佛是星河在年轻的十代目身后升起,
他最骄傲的学生伸出手来,温柔的棕色眼眸对上他失焦的瞳孔:
“reborn,一起回去吧”

〈14〉
“...好”







后记:
夏马尔:暂时性失明还搞出那么大名堂!

(...这两个人的相遇,本身已经足够称之为奇迹啊...)
(emm...感觉r桑是那种承认而不接受的类型呢,像是会为了做应该做的事而舍弃自己的欲望的人...?)

......总之
请去结婚!谢谢!